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说出来不怕万岁爷笑话,当年家姐孝康章皇后入宫,奴才还掉眼泪了。后来孝懿皇后、佟贵人姐妹俩先后入宫,奴才也很是不舍,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佟国维几句话就把话头拐到了孙女佟贵人身上。入宫多年仍是个默默无闻的贵人,是时候要把她提上台前来了。

    康熙爷背着手,看着乾清宫琉璃瓦上的积雪,凤眸微眯,一瞬间就明白了佟国维把佟贵人和他的皇额娘和皇后一起提起来的意思。

    想到佟佳一族近几个月的作为,想到被处死的佟佳慕珍,想到自己过几天要用五格再敲打一下佟佳一族的计划,中年帝王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佟贵人入宫多年,侍奉朕恭谨有加,回头你去瞧瞧她吧。”康熙爷缓缓开口。

    “奴才是外臣,怎能入内宫呢。”佟国维连忙站定身子,口上推辞,心中却一喜。这一定是个信号,一定是要给佟贵人升位分的信号。

    果然,康熙爷接下来的话验证了他的猜测。

    “前几日下雪,御花园雪景甚好,爱卿随朕逛逛御花园吧。”说着,他对梁九功打了个手势:“召佟贵人御花园见驾。”

    说着就抬步朝御花园走去。

    佟国维、隆科多和庆复对视一眼,连忙跟上。

    果不其然,康熙爷给佟贵人升了位分,从默默无闻的贵人变成了执掌一共诸位的佟嫔娘娘。

    佟佳府里人人开颜。

    佟嫔在娘家时是庶女,虽不是佟老夫人所出,但终究喊她一声额娘,且生母早就过世了。佟老夫人觉得脸上有光,开心得邀请一群贵夫人,在府里又举办了一场赏梅宴。

    康熙爷得知佟府的动向后,面上没什么波动,心底却有诸多不满。

    佟佳府的表现,如今越来越不能让他满意了。

    是他要求太高?是他变了?还是佟佳一族变了?

    他不过稍稍给了个甜枣,他那位舅母兼岳母的佟佳老夫人就这般嘚瑟?

    想想佟佳慕珍先前做的那些死十八回都不够的事,再想想下面人汇报的,佟佳老夫人先前东三所对四福晋的颐指气使,心底越发失望。

    这就是他捧了几十年的佟佳一族的当家主母?

    佟佳慕珍阴谋毒害皇子福晋,这么大的罪名,在佟佳一族看来算什么?

    四福晋身体无碍,便是他们不当一回事的理由?

    舒坦日子过久了,就忘了规矩。

    今日能谋害皇子福晋,他日是不是要谋害太子妃?再将来会不会为了以及私立谋害太子,谋害其他皇子,甚至谋害他这个皇帝?

    康熙爷揉了揉眉心,忽然有些庆幸孝懿皇后并没有为他生下皇子。

    至于刚刚升了位分的佟嫔,还是算了吧。

    佟佳一族的表现太让他失望,不能让这一族有皇子降生了。

    仅仅如此还不够,还得再打一个巴掌才行。

    希望他们能及时悔悟,不要再让他失望了。低调本分,才能不辜负他这么多年对佟佳一族的抬爱。

    “护送姝妍出京的几个统领的名单,发出去吧。”康熙爷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缓缓开口。

    是时候把五格提上台前来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