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四爷二十岁的生辰,就在兄弟们热热闹闹一起吃热锅子的氛围中结束了。

    临近战事,朝廷里事多,仅仅休息了一天,就接着办差去了。

    一旦忙起来,日子就过得飞快。

    转眼已经是除夕。

    隆冬时节,四九城的雪很厚。

    楚娴和三福晋月份都大了,太子妃也有了身孕,大福晋又才给大阿哥生了嫡长子,这一年的除夕氛围极好。

    这种场面,惠妃总喜欢出来冒个尖,然而这一次她没机会了。

    十月底,惠妃被太后勒令闭门思过抄佛经。到了喇叭,太子妃觉得这样不太好,便趁着腊八这个好日子劝太后:

    “老祖宗,惠妃娘娘已经闭门许久,孙媳觉得她应该已经诚心悔过了。”

    太后也觉得进了腊月还惯着四妃之首不太好,况且这一年来皇帝总是很给大阿哥脸面,她不能总跟皇帝唱反调。

    对惠妃,略施惩戒也就可以了。

    太后便想着让人把惠妃最近抄的经书呈上来,她看一眼,说几句场面话,然后就把禁足令给解了。

    待佛经呈上来之后,太子妃又很是“体贴”地笑着向太后禁言:“老祖宗,您瞧惠妃娘娘抄的多认真,每个字看起来都是用心写的。您近来也在读这部佛经,孙媳觉得,不若让惠妃娘娘给您讲讲?”

    “古话说的好,书读百遍其义自见。惠妃娘娘抄写这么多遍,一定研读地十分透彻。”

    太后深以为然:“惠妃呐,你给哀家将将这段吧。”

    太后很是认真地翻开经书第七页,指着第二段:“苏麻最近闭关了,哀家连个能问经的人都没有。就辛苦你了。”

    虽然惠妃如今很爱蹦跶很惹人烦,但她年轻时的机灵劲,太后是见识过的。

    惠妃却磕磕巴巴讲不出来。

    太后纳闷:“抄了百遍还不知道意思?”

    惠妃跪地:“臣妾愚钝。”

    太后皱着眉盯着她:“你念给哀家听也行,哀家最近眼睛越来越不好使了。”

    惠妃依旧磕磕巴巴。

    太后恼了:“这经书是你自己抄的吗?”

    一怒之下,太后又把惠妃禁足了。

    当天太后就和康熙爷说了这件事,康熙爷笑了笑,根本没当回事:“她惹您生气,是她不对,您尽管罚,别生闷气就好。”

    太后心里有底,干脆连除夕都没让惠妃出场,对外称她病了,实则被罚。

    没了爱闹腾的惠妃,除夕宴、春节宫宴气氛一派祥和。

    楚娴、太子妃心情十分舒畅,一向惧怕惠妃的大福晋也难掩笑容。不过她的婆婆“正在生病”,大福晋也不敢表现的太过于开心,忍得有些辛苦。

    四爷心情也极好,宫宴上被十四阿哥缠着要这要那也都忍了。

    回去瞧见楚娴傍晚的时候还翻着佛经,一句一句分析琢磨时,脸色都没怎么冷。

    不过他还是把楚娴手里的佛经给拿开了:“今儿个刚给老祖宗又献了一本才译好的佛经,怎么又开始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老祖宗笃信佛法,我给她翻译好了,方便她老人家看。”

    “总琢磨佛经,若是带坏了爷的儿子,怎么办?将来他可是要继承爷的爵位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