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楚娴眉心微微皱了皱,做深思状:“你昨儿个晚上还说,那么做都是为了帮我。现在又说,服侍好您是我的本分。娴儿忽然很想问问,”

    她转了转身子,微扬着脑袋,微红着耳根,盈盈玉润的桃花眸笼着梦泽晨烟般的神采看着他:“爷夜夜笙歌,到底是什么缘故?”

    “一举多得不好吗?”他反问,指腹在她下唇边缘轻轻摩挲:“为了将来分娩少受些苦,爷夜夜帮你,福晋应该好好想想怎么趁着这几天好好谢谢爷。”

    “况且,福晋既希望爷能举贤不避亲,应该拿出相当的诚意来才是。”他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徘徊,如愿让她耳垂越来越红。

    举贤不避亲,这说的是让五格出任姝妍公主卫队副统领的差事。

    楚娴身子有些不自然地扭了扭,音调绵绵:“昨晚你说什么我都依你了,你还想着怎么样呀……难道你非要我用这种事和你做交换,你才满意嘛……”

    男人凤眸微微眯了眯:“福晋若是为了五格的差事,想要多服侍爷几次,倒也算有几分诚意。”

    “我四哥其实还有几分能力,他现在多多锤炼,将来也能帮四爷做事。”她伸手柔嫩的手臂环住他的脖子:“我是爷的福晋,爷是我的相公。您一定要和我算的这么清楚吗?”

    四爷一本正经:“爷倒觉得五格留在京城照顾你更好些。”

    他温热的掌心覆在楚娴已经隆起的肚子上,感受着宝宝的胎动。有五格在京里,他能更加放心些。

    虽然他已经做了许多准备,但多个人暗中照顾,会更加安全些。

    女人生孩子,实在太过凶险。五格毕竟是楚娴娘家人,又是个能为了楚娴不管不顾的性子,他留在京里,更好些。

    楚娴没想到四爷竟存了让五格留在京里照顾她的心思。

    认真想了想,她摇了摇头:“爷,老祖宗和额娘待我都很好,她们都会照顾我的。而且,徐太医日日来请平安脉,我的脉象近来一直十分稳定,太医说宝宝的一切也都很好。”

    更何况,还有小七在她身边呢。

    何须让五格牺牲掉一个可以锻炼的机会,留在京里照顾她?

    “再说,护卫六妹妹,仅仅是送她到归化城的公主府去,并非要送到漠北喀尔喀部。这一路上,来来回回顶多就两个月的功夫。待我临盆之时,我四哥肯定就回来了。”

    “爷~”楚娴的手臂环着他的脖子轻轻晃了晃。

    “福晋莫不是忘了,五格如今的正经差事,是陪皇子们骑射。这份差事的重要程度,丝毫不亚于护卫公主离京。”四爷心底有些烦闷。

    这蠢兔子对五格也太上心了。以前她何曾这般厚脸皮求过他?

    哼!

    他猛地垂手,牙齿轻轻咬住她的耳垂故意刮蹭了一下:“你就这么想让他出去锻炼一番?”

    “嗯……嗯…………”楚娴额头忍不住在他身上蹭了蹭,被他含住的耳垂酥酥麻麻难受得紧。

    “今儿个晚上乖乖听话,两次。”他轻吮了一口她的耳垂。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