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护送六格格离京前往归化城的统领名单一公布出来,众人惊讶。

    国公府里,佟佳老夫人气的血气上涌,称病把次日和贵夫人们的赏花宴直接取消掉。

    气呼呼走到书房,佟佳老夫人直接推开门进去:“老爷,前天您是怎么说的?宫里头,咱们家的姑娘刚刚封了嫔位,本以为是皇上给咱们脸面,怎么偏偏乌拉那拉家的那个臭小子,就一跃成了侍卫统领?”

    老国公佟国维背着手站在窗前,眉头微微皱着,沉默不语。

    看他不答话,佟佳老夫人心中的火气越发旺盛,皱着眉头走过去:“老爷,皇上到底在想什么?他难道不知道,咱们家如今和他们乌拉那拉氏不对付?”

    “要不是因为四福晋,咱们家姑娘的名声能被连累至此?怎么皇上刚给了咱们脸面,又把五格那个没用的狗东西给提拔上来了?他有什么能耐能当公主卫队的副统领?”

    “老爷,这口气,我咽不下去。咱们堂堂一品国公府,功勋世家,皇亲国戚,不能让乌拉那拉家这种不值一提的小货色踩到头上去。你快想办法,把五格的差事给拿下去。”

    佟佳老夫人说着捂了捂胸口,眼前又浮现出当日在东三所和楚娴谈条件时,楚娴不卑不吭的情形来。

    五格和四福晋这兄妹俩,肯定命里和佟佳一族犯冲。

    自从楚娴嫁给四皇子,就没有一天让她舒心的!原本以为能凭着当年孝懿皇后和皇上的情分,让当年的慕珍成为四皇子福晋,为佟佳一族再增实力,却不想最后竟成了这样的结果。

    实在可恨。

    越想越气,佟佳老夫人喋喋不休地跟佟国维抱怨着。

    “你说够了没有?”佟国维皱着眉头转过身来:“若不是你们疏于管教,慕珍会干出那些没脑子的事来?”

    “你以为皇上是什么人?他已经决定好的事,是别人能随意左右的?拿掉五格的差事?这你也敢想?老夫拼着这张面子不要,在皇上跟前死皮赖脸让娘娘终于封了嫔位,扭头五格就被提拔,这到底是为什么,你想过吗?还不是你们这些无知妇人平日行事太猖狂!!”

    “我无知猖狂?老爷莫不是忘了,是谁给你生了个当皇后的女儿出来?”佟佳老夫人被气的头疼。

    佟国维转过脸来,冷哼一声:“你最好最近都低调些,认真反省一下你这几年的所作所为,不要再做让皇上不高兴的事。”

    佟佳老夫人被丈夫扫了面子,冷着脸回了后院。虽被要求反省,却是越想越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这口气。

    她刚刚搬回一局,不能就这么让乌拉那拉家的人打了她的脸面。一想要想法子扳回一城,让四福晋,让乌拉那拉家都知道她的手段。

    ……

    楚娴还不知道背后已经有人在算计她,此刻满怀开心,一边检查这要给姝妍的添妆,一边让青儿绯儿收拾简单却极其实用的行礼,给五格路上带着。

    四爷进来的时候,瞧见楚娴正在检查一双黑靴,脸色一瞬间就垮了下去。

    那不是他的靴子尺寸。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