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不是他的靴子尺寸,不用问就知道,肯定是给五格准备的。

    顺手撩起袍角坐下,四爷面色微冷,凤眸微眯扫向屋里众人:“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清出去。”

    楚娴眼底闪过一抹尴尬,她给娘家哥哥打点行装,怎么就成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过看四爷脸色那么臭,罢了罢了,他出征在即,她就懒得和他计较了。反正也已经检查过一遍了,她只是不放心,再看一遍而已。

    给青儿绯儿使了个颜色,楚娴便把手里崭新的鹿皮黑靴递了过去。

    四爷心底冷哼了一声,看在她没再当着他的面给五格那个碍眼的打点行装的份上,就不多做计较了。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清冷出声:“六妹妹大婚那日,找你帮她梳头上妆?”

    楚娴点头:“是宫中有人说闲话了?”毕竟由她给姝妍梳头上妆不合规矩。按照清宫的规矩,得由福寿双全的全福太太来做这差事,图个吉利。

    四爷又抿了一口茶,凤眸朝楚娴看过来:“若被外人知道了这事,免不了要说闲话。不过六妹妹已经自己和皇阿玛请示过了。”

    楚娴桃花眸弯了弯:“六妹妹总是想的周全。”

    “几近临盆,不宜久站。”四爷皱眉提醒。给要出嫁的公主梳头上妆可不是个轻松活计。

    楚娴在心底算了一下,给姝妍梳头上妆,大约要一个时辰。她如今挺着个大肚子,四爷有这个顾虑不无道理。

    “我到时候坐着就好了,”楚娴弯了弯眼睛:“不会累着的。”

    四爷挑眉:“给新嫁娘梳妆必得要全福太太才好,你才十九岁,怎么什么差事都敢应?”

    楚娴摊手:“六妹妹喜欢我,拉着我的手撒娇,我能有什么办法嘛。再说了,在她眼里,我就是最好的,别人她都不稀罕。而且……”

    她弯着嘴角凑过去,微微仰脸看着近在咫尺的清俊男人:“娴儿可是四爷的福晋呢,是老祖宗的小心尖儿呢,福气一点也不比全福太太少呀。”

    更何况,如果四爷真的如历史轨迹那般问鼎江山,她就是大清帝国的正宫皇后。这福气一点都不小。

    四爷垂眸,看着她亮着眸子的得意样,心中微动,抬手,修长的手指捏住她微微丰腴手感极好的脸蛋:“皇家那么多公主郡主,若是开了个头,别人也都来找你梳妆呢?”

    “唔……如果别人也找我,除了九妹妹和图雅小弟妹,别人我都不会答应了。”

    四爷皱眉,怎么还有两个?她就这么喜欢伺候人?给公主郡主梳妆是奴才们该干的活,怎么她一点都不嫌弃?

    楚娴看出来他似乎很不乐意,双手攀上他的脖子,轻笑着解释:“图雅和六妹妹一样,都是我的小棉袄,九妹妹不仅是小棉袄,还是爷的亲妹妹。她们三人若是找我,我没法不答应呀。”

    四爷心底依旧无奈。

    他到底娶了个什么福晋?怎么傻乎乎的?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到底多尊贵?

    看来,他得趁着这次出征捞个爵位才行。

    到时,不仅是皇子,还有爵位,这蠢兔子大约才能有点身份尊贵的觉悟。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