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最快更新福晋在上:四爷,狠会宠!最新章节!

    额……

    这个问题说得好。

    楚娴瞬间一个激灵,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先前她要给宝宝胎教的时候,四爷嫌她书念的少,唯恐带坏了他的心肝宝贝蛋,不让她做。

    她只好烧些命,全权交给小七。

    小七不负所托,如今她怀孕七个月,胎教的进度也已经百分之八十五了。

    可能是因为小七做胎教太靠谱,她竟然都忘了自己一直看琢磨佛经可能会影响到宝宝。

    看了一眼桌上的佛经,楚娴皱着眉头伸出一根手指,把那本佛经又推远些:“爷,我觉得您说的特别对。为了宝宝考虑,我不能再看佛经了。我得找本三国志来看看,给宝宝掰回来……”

    她拧着眉,一本正经,满眼都是担忧。

    男人忽然有些气闷,冷峻的眉梢微微动了一下,淡淡出声:“你也不必这般紧张,爷的儿子必定心性坚韧,岂会轻易被几本佛经左右心性。”

    楚娴仔细想了想,深以为然。

    四爷办差不足三年,冷面皇子的名声已经传遍朝野,足以说明这男人面冷心铁。

    再看看四爷的亲额娘德妃,瞧瞧她老人家对她这个儿媳妇的好感度,前两年纹丝不动,到如今这几个月才稍稍松动了一点。

    再想想德妃平时的模样,总是淡淡的,除了十四阿哥,她对谁都淡淡的。似乎没什么事没什么人能让她那张端庄淡然的脸上出现明显的波动。

    德妃的淡漠和四爷的冷脸……

    唔,单从这方面看,四爷还真是德妃亲生的。

    一样的面冷心铁。

    她肚子里这个小宝宝,无论是男是女,心性应该也是颇为坚韧的。

    楚娴想了个透彻,很快就绝了想要那本三国志给宝宝念一念中和一下的心思。

    四爷胸口的闷气去了大半,把她抱上床,声音低沉:“安置吧。”

    楚娴下意识就捏住了领口:“明儿个还得早起献礼呢,还有宫宴,虽是年初一,但要忙活一整天呢,咱们不如早些就寝吧……”

    “爷得多帮帮你,不然分娩时要吃大苦头。”男人把她放在绵软的锦被上,下一瞬已经含住了她的耳垂,声音低沉撩人心弦。

    楚娴攥着拳头去捶他,被他捏住手腕按倒头顶:“月份大了别乱动,乖乖躺着。”

    说着就单手把她的扣子挑开,一路逡巡着撒下星星点点的燎原星火。

    楚娴被他弄得连连喘息,但还记着明儿个是正月初一,强撑着理智想要躲开这一次:“爷,明……明儿个初一呢……”

    “嗯。”

    男人应了一声,但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薄唇从她耳垂处流连到锁骨。

    四爷眯了眯眸子,空出手来握住她推他的那只手,然后牵着那只手去一粒粒解开自己的扣子,又牵着她的手去弄开了他的腰带,凤眸微微眯了起来:“你还有两个半月就要临盆了,为了儿子着想,爷也不能歇着。”

    说着就把衣裳随手扔到帐外衣架上,俯首吻了过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